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研究在线

谈谈德国的“体育”概念明确化趋势

谈谈德国的“体育”概念明确化趋势

作者:成田十次郎 聂啸虎译

日本体育科学学会成立以来已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岁月,其间,经过前辈们和与我同时代的同仁们的不懈努力,以及其他学科领域有志于体育科研的朋友们的大力协作,体育科学这门新学问已跻身于神圣的科学殿堂。其学术会议具有重要的地位,招收博士和硕士研究生的院校遍布日本全国,担任体育教师的人和其他学科的教师一样,有资格坐上大学校长的交椅,从事着开创性的工作。凡此种种,现在都已成为人所共知的常识,而竞技体育运动也随着终生教育和终生体育的兴起被赋予了重要的历史使命。

虽然战后日本社会环境安定,人们轻视体育的偏见逐渐消除,体育科学也伴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取得了今天的辉煌成就,但我们不能不看到,目前体育科学正面临着学科重组以及淘汰陈旧内容,增补新鲜内容这一时代的到来。

如果我们不能高瞻远瞩,克服重重困难,从自身的角度进行大胆的探索和改革,以适应时代变化和社会需求,那么过去所取得的成就便难以存续下去。这是目前我的一种忧虑。

为什么我怀有这样一种忧虑感呢?其原因可以从多方面加以解释和说明。但在本文中,我仅从一个多年从事体育史研究的学者的立场出发,就德国自近代以来有关“体育”这一概念的多种意见及其论争进行回顾,以期透过历史的变迁发现可资借鉴的东西,并针对体育科学体系中的学科重组问题提出个人的一点设想。

1。古茨姆斯的“体育”概念

在近代德国体育史上,明确提出“体育”这一概念的早期人物应当首推古茨姆斯。他的代表作《青少年的体育》一书有一个副标题,名为《身体运动的实践》,书中提出了有关身体教育的重要改良主张。古茨姆斯所使用的“体育”、“身体运动”和“身体教育”等名词术语,不但体现了近代体育的实质,也对后世如何使用“体育”这个概念产生了深远的启迪作用。古茨姆斯认为要实现身体教育的目标,就必须依靠由身体运动而引发的身体训练,只有这样才能收到体育的功效。因此,具有教育性质的身体运动乃是体育,这正是古茨姆斯“体育”概念的本意。我认为他提出这个概念,也是针对德国著名教育家比约姆当时有关教育诸问题所作的一种应答。

工业革命以后,近代市民阶层出现并渴望接受新形式的教育,而体育顺应了时代的需要,作为市民教育基础的一个组成部分登上了历史舞台。

2。杨氏的“体育”概念

众所周知,杨氏在论述中剔除了古茨姆斯以希腊语语源为所本的“体育”概念,采用了以德语语源为所本的“体育”概念。日本奈良女子大学的山本先生认为,杨氏“体育”概念的含义较广,是指以掌握运动形式为主的国民教育。作为一种语言表述,杨氏“体育”概念被当时拥有100万会员,号称世界上最大的身体运动组织的德国体育俱乐部所使用,而且在19世纪几乎成为德国体育界独一无二的专用语。不过接近20世纪时,德国体育界也出现了新动向,这就是“身体运动”和“娱乐活动”等概念的传入。

3。“体育”、“娱乐活动”与“身体运动”三概念并存

为了促进青少年户外身体活动的发展,1882年普鲁士教育大臣哥斯拉推行一项法令,即所谓“哥斯拉法令”,旨在加快户外运动的推广进程。1891年著名政治家冯·欣肯多尔夫发起创设了“振兴民族与青少年娱乐活动中央委员会”,与此同时,被称为“德意志奥林匹克运动之父的格普哈尔托(1861-1921)主张以“体育”、“娱乐活动”和“身体运动”为手段,增进国民健康,为社会作贡献,并于1895年首次在德国举办了“身体运动博览会”。它的全称是“身体运动、娱乐活动与体育览会”。

格普哈尔托试图让体育、身体运动与娱乐活动协调发展,但却遭到了强烈的反对。不过他仍然创设了一个名为“身体运动、娱乐与体育联合会”的组织。成立该组织的目的有三:其一,向国民宣传身体运动的重要性;其二,促进身体运动、娱乐活动与体育的发展;其三,加强国际国内的交流与合作。格普哈尔托当时为了迎合持反对意见的人,暂时将体育与娱乐等同在一起,而将这两者与身体运动对立起来。不料首届现代奥运会举行以后,这种对立的趋势更加显著并且日渐复杂化,他因而最终未能实现三者协调发展的意愿。由此可见,接近20世纪时,体育领域中概念表述不统一的现象甚为突出。

4。“身体运动”与“体育”两概念混用

从1900年前后开始的一段时期,产生了混用“身体运动”和“体育”两概念的状况。杂志名称被多次更改是反映这种状况的典型例证。1882年创刊的《体育》月刊,在1921年被更名为《体育·竞技·游戏》,稍后在1925年改称《身体运动》,而到了1933年再度更名为《身体运动与体育》。